• 那啥抓住了那啥 恭喜爹了 - [礼物]

    2007年09月02日 | Tag:

      這個是給爹終于達到了小天使的賀禮。
      咱從來沒有上過色。
      兒子非常努力地奮斗過了。

      首先是咱比較喜歡的線稿。

      然后是咱第一次的上色稿。
      捂臉,爹你愛的國寶咱給您折騰出來了。
      但是羅莉咱還欠著咱知道。
      因為想畫Sweet Love Lolita服飾的羅莉,但是繁復的蕾絲對于咱現在非常脆弱的手來說非常吃力。
      咱以后會畫的。囧。
  • 于是咱抽了 - [日常吐槽]

    2007年08月30日 | Tag:

      大概就是這樣,因為沒有止痛藥了所以臥在床上自己high,最后的成果就是兩幅連自己都看不下去卻拿來去PT的兩幅囧得可以用來炒菜的線稿,至于為什么是用來炒菜的,咱可以說是因為咱說習慣了么。
      好不容易找到的又拍網的外聯相冊,但是看起來非常不穩定三天兩頭的喂咱一個叉燒包。
      這是第一幅,于是咱馬馬虎虎地粘上了點網點讓它看起來不會太白。
      這張原定下來是土銀的,想讓他們相親相愛的坐在美乃滋上面,但是這個想法因為會造成【看起來是坐在大便上面】的錯覺,所以變成了沖神。
      咱想要個板子,雖然被很可憐地駁回了。
  • 讨厌被轻视 - [日常吐槽]

    2007年08月26日 | Tag:

      如题,虽然咱比较喜欢被人无视,因为那样子比较容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但是,被人轻视或者是蔑视是讨厌的。
      呵,应该说没有喜欢被那样子对待吧。
      人生的道路开始改变的第三年,我第一次被人用如此的眼光看待。
      生气是必然的,当然不是生对方的气,而是在省自己的气而已。
      从现在开始,即使是个废物,也要活下去。
      即使到最后的结果会给自己更多的伤痛,也没有关系。
      已经不能算是正常的状态了,那么继续按常理出牌的话,不时有一点太对不起自己了。
      车到山前必有路。
      最近不能画图,不能打文字,连歌都不可以录了。
      自己想要的东西,一样都没有办法办成。
      想要消失一下是很容易的事情,把自己蜷缩起来,不想让别人看到的,都想要藏起来。
      我不会矫情的来着。
      真的难过的时候,不是想哭,而是用很多很多忙碌的事情把自己掩埋。
  • - [日常吐槽]

    2007年08月22日 | Tag:

      千辛万苦把机箱拖出来的时候,发现凭借自己不太长的胳膊一样可以够到,也就是说,我白拖了。
      现在先去把合唱的部分给吼出来,最近嗓子越来越那啥,声音啊啊啊啊,请你不要再变的那啥了。
      跳兔子的时候,咱豪迈的从鸟的头上飞过去了,然后基本上错过了很多只,跳到上面的时候眼睛不够用了,看啥都像铃铛。
      说起来那兔子跳起来的姿势看起来真优美。
      没有东西扯了,生活空虚了...才怪。
  • 我不是我 - [日常吐槽]

    2007年08月18日 | Tag:

      如题,有多久没有用『我』这个词?都什么时候了?我在迷茫什么?
      被咱波及到的人们,我诚挚地说声对不起。
      我不是我了。我是谁?多可笑多简单的问题可是我茫然了。
      如果维持现在的样子也许大家都好过吧,可是,真正的自己在哪里呢?
      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了呢?
      应该说,我从来没有固定过。
      不信什么星座血型之类的东西。
      记得莎士比亚有句话:生存还是死亡。
      答案太简单了。
      『我』生存的时候,『我』已经死亡了。
      很多的意思。
      至少在开学之前要把坑填完。
      开学之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呢?
      说是对什么都无所谓,但是事实也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而已。
      至少要找到出路,在这之前不能停下来。
      我没事的,我没事了。
  • 阿姆斯特熊 - [日常吐槽]

    2007年08月15日 | Tag:

      如题。昨天去看了HP5,下来的时候顺带去了宠物商场。然后,看到了阿姆斯特熊,简单来说就是仓鼠。
      好想养。
      咱的父爱爆发了。而且很便宜。但是,老妈给驳回了。
      再然后照了大头贴,在想要不要折腾折腾发上来。
      感觉这个,老妈肯定会驳回。
  • 这就是神奇 - [日常吐槽]

    2007年08月11日 | Tag:

      好吧也许咱没有什么资格来谈画画,但是咱基本上没有上过美术课而且没有上过专业美术课,苍天啊请不要过于苛刻。
      正在画冲神的Q版。
      对步雏空缺的爱正在进行向另一头的灌注。
      没有被水浇灌之前的草稿。
      被水浇灌后重新画的线稿。
      空虚的水彩上色后的成品。雏乃那衣服咱砸上去了很多时间,但是过后基本上忘了是怎么上色的了。
      最后是空虚潦草今天北风也在吹的Q版。
      就这么一副临摹,咱审美疲劳了。
  • - [日常吐槽]

    2007年08月07日 | Tag:

      外面看起来要下雨的样子千万不要下雷阵雨千万不要下雷阵雨。
      下了雷阵雨就不能用电脑了,大风你快点吹吧把云彩都吹了吧。
      上帝。
      最近在看的书《耶稣裹尸布之谜》,感觉上咱还是更喜欢《达芬奇密码》多点,看悬疑小说很废脑子,咱脑细胞本来就不够用来着。
      然后咱没有东西扯了。
      这两天天往外面跑,咱被晒黑了,当然跟墙皮比是晒黑了,实际上还是很白,妈妈请不要用这个问题来刺激咱,咱多么脆弱的心灵。
      再然后,妈妈咱不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,好歹咱是活着的,所以没问题的,真的。于是今天把lulu的线稿折腾出来,咱没有力气握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