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在疼痛中的 - [日常吐槽]

    2006年11月26日 |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shanglanze-fentaigua-logs/37284801.html

    声明,我什么都没有想到过,大脑仿佛是在半空中悬浮的一样,只是那些令人痛楚的声音穿越过着汹涌而至,那些伤痛的过往也随之而散,突兀的,不讲情面的。留下的是什么?

    是流质。

    流淌过在清澈的水中的,妖娆而阴郁的东西。



    现在开始堆砌的,是支离破碎的参次品,空灵的高音,丝绸般的滑腻,透彻得抚慰着肌肤,是麻木与虔诚并驾齐驱般刺穿胸膛,指尖在难看地抽搐着,脚步也在踌躇着,坚硬的鞋跟固执的碰撞着什么。没有声音,也许它反复碰触的只是一副柔软的躯体,沉闷的屈服在地上的,沾染上泥土腐朽的潮气。

    缓缓的起伏隐藏下来,在泥土繁复的碎屑和花瓣死去的嘴唇上面呵出柔软的温暖。接受着一下一下莫名其妙的撞击。

    还是在生存着的,沉默的脸庞面朝着空无一字的天空,可是所有的欢笑以及暧昧的情感都从云朵上面星星零零的滴落下来。合着吉他颤抖的尾音。

    抬起眼睛,眼神连自己都无从得知,灵魂注入了,又移步而退,缥缈得残留着体温,在瞳仁中缓缓的燃烧着。

    燃烧的是情感,是欲望,是嘴唇颤抖着却没有声音的话。

    皮肤阴冷着,稍纵即逝的温暖幽灵般迁移着,从一个温暖的住所迁往遥远的呼吸深处。

    这是让人迟疑的,惊恐的,是什么?肉体缓缓的诉说着,是宣泄。

    阴霾,云朵上突兀的铅灰色,腾越在天空中浅浅游离的云丝,被掩埋在云朵之后的金色。

    因为见不到,所以思念。

    指针停留着,僵持着伸展着它笔直的躯体,无奈地叹息着,声音暧昧而低迷。

    四点四分四十四秒,阴湿的街角青苔优雅的生长着,霸占着小小的干燥,气温抽离。

    唇色鲜红的女子叮咛着的都是暧昧的数字。原来沉醉在黑色之中的时刻也开始伸出它瘦弱的手指潜伏着爬出。

    所以。

    一切都开始。

    尾声,依旧是声明。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在疼痛之中会安静的沉睡着这样的东西。因为是窒息的产物,脆弱而不堪一击的,同样也是这样残忍和苍白的笑声。

    幸好还是笑着的,虽然也还是疼痛的。

    分享到:
    引用地址: